安博资讯

疫情防控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涉及的民事法律问题

点击次数:次 作者: 更新时间:2020-01-30 16:59:00

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在密切关注疫情防控进展、积极配合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特殊时期有关疫情防控涉及的刑事、人事、生产等诸多法律法规解释问题也值得我们注意。

今天,北京安博(成都)律师事务所主办律师黄秀富继续为大家梳理解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涉及的民事法律问题


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事件

我国《民法通则》、《合同法》、《民法总则》对不可抗力均定义为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因此认定一事件是否为不可抗力应从不可预见性、不可避免性、不可克服性三方面入手来具体认定。“新型冠状病毒”产生前对人类来说是一种还未认识、控制的新型病毒,那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是否属于不可抗力事件呢?从不可预见性分析,民事主体从事民事行为时对将要发生的疫情是不可能预见到的,从而具有不可预见性。从不可避免性分析,民事主体对疫情发生前已生效的民事行为,尽管对可能出现的情况采取了及时合理的措施,但客观上仍不能阻止疫情的发生,从而具有不可避免性。从不可克服性分析,民事主体对疫情的发生所造成的后果不能克服,从而具有不可克服性。因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事件。


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作为不可抗力事件的民事法律后果

《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七条“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或者造成他人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从上面法律规定可以看出,我国民法中是将不可抗力作为法定免责事由的。但同时又规定了除外情形。


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下合同的处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作为不可抗力事件产生免责的法律后果主要通过变更合同或解除合同来体现。合同主体首先要对疫情是否对其履行合同义务产生了实质影响进行判断,如果履行合同义务并不受疫情影响就不应主张不可抗力免责,应继续履行合同,否则将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合同部分或全部受疫情影响,部分不能履行合同或者全部不能履行合同,受其疫情影响的一方就应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条“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第一百一十九条“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的规定,受疫情影响一方应及时通知合同相对方受其疫情影响的情况,合同相对方收到通知后及时采取措施避免损失的扩大。同时受疫情影响一方应与合同相对方就变更合同或解除合同进行协商。部分受疫情影响就应协商变更合同,主张部分免者,全部受疫情影响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就应主张解除合同,全部免责。

疫情对合同双方客观上造成了的损失,因合同双方均无过错,应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 “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的规定按公平责任,综合各项因素后确定双方应承担的损失。


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对民事诉讼程序的影响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主要对民事诉讼程序的期间产生影响,诉讼程序中的期间包括法定期间和法院指定的期间。法定期间是指由法律直接规定的期间,如立案期间、上诉期间、申请执行期间、诉讼时效期间等。指定期间是指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依职权指定的期间,如开庭时间等。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四条规定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不可抗力不能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自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满六个月,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及《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因不可抗拒的事由或者其他正当理由耽误期限的,在障碍消除后的十日内,可以申请顺延期限,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决定。又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因采取突发事件应对措施,诉讼、行政复议、仲裁活动不能正常进行的,适用有关时效中止和程序中止的规定,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可引起民事诉讼程序期间的中止,相应期间可以顺延。